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f4ys.com

姐姐的房間【3】

  過了好一會後﹐大姐才拍拍我的肩膀說﹕「好了﹐早點去睡吧﹗你明天還要

上學呢。」

  我說﹕「好﹐那大姐也早點休息吧﹗」大姐點頭應好﹐我就跟大姐一起回

房。

  在我跟大姐各自回房後﹐我剛躺下﹐卻聽到有人在敲我的房門﹐我還以為是

大姐有什麼話忘了跟我說﹐剛講﹕「請進﹗」人就已經進來了﹐沒有想到進來的

人居然是二姐。

  我看到二姐進來嚇了一跳﹐連忙坐起身來﹐問二姐說﹕「二姐﹐你怎麼也還

沒睡啊﹗」

  二姐笑著坐在我椅子上說﹕「你們說話那麼大聲﹐睡著也被你們吵醒了。不

過••看不出來你這小子還滿會講話的嘛﹗」

  我擁著被﹐尷尬的笑了一下說﹕「二姐妳別笑我嘛﹗我說的是真心話。」

  二姐站了起來﹐半俯著看著我﹐溫柔的說﹕「我知道你說的是真心話。阿

俊﹐我真的很高興有你這個小弟﹐你是媽留給我們最好的禮物。」

  然後她俯身在我臉頰上吻了一下﹐嫵媚的笑著說﹕「晚安囉﹗我親愛的小

弟。」離開了我的房間。

  只留下我傻傻的摸著二姐吻我的臉頰﹐心裡還在感覺著二姐柔軟雙脣上的溫

暖馨香。

  我真的很喜歡二姐跳舞的樣子﹐喜歡看著二姐曲線曼妙的身材﹐烏黑亮麗的

髮絲﹐隨著場中狂野音樂舞動的樣子﹐是那麼性感﹐那麼野豔。

  二姐今天穿上能完全表現他完美身段的圓領無袖T恤﹐露出大片二姐晶瑩如

玉的胸口肌膚和隱約可見的深邃乳溝。貼身的白色長褲﹐把二姐修長渾圓的長腿

襯托的更加迷人。即使是如此熟悉二姐的我﹐也不能不承認﹐舞池裡的二姐竟是

如此的艷光四射﹐美的讓人無法逼視。

  這樣的二姐﹐當然是場中所有人的目光焦點。只是••老問題﹐我還是不明

白﹐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裡﹖

  其實在大姐告訴我﹐她會重新考慮自己的婚姻問題後﹐我就覺得應該沒有必

要再追查李美華討厭大姐的原因了﹐因為那再也不重要。現在最重要的﹐應該是

大姐自己的決斷吧。但二姐的一番話改變了我的看法。

  二姐告訴我說﹕「你認為如果大姐要跟王德偉解除婚約的話﹐他們會輕易放

手嗎﹖以王家的社會地位﹐他們丟的起這個臉嗎﹖大姐要是決定還是要嫁給王德

偉的話﹐李美華會給大姐好日子過嗎﹖但如果我們能掌握住李美華的秘密﹐那情

況就完全不同了。不管大姐的決定如何﹐我們都可立於不敗之地﹐這就叫進可攻

退可守。」

  「真是有道理啊﹗」我不由得讚嘆著我跟二姐五年的智慧差距。所以﹗為了

大姐﹐我們就開始了第二階段的跟蹤調查。

  但是調查進行的並不順利﹐李美華連著兩天沒有出門﹐累的我跟二姐在她家

門外的咖啡廳裡枯坐了兩天﹐若不是二姐每天都換不同的衣服﹐好像在服裝表演

一樣﹐讓我有賞心悅目之美﹐不然真的要無聊的要死。

  就連今天一個早上﹐李美華也沒有任何異狀﹐整天在家裡也不知道在幹麼。

我還在感嘆看來今天又要白忙一場了。誰知道剛過中午﹐二姐接到一通電話後﹐

連飯也顧不得吃﹐就帶我來到這家舞廳。

  震耳欲聾的熱門音樂﹐迷離炫幻的霓虹燈光﹐擁擠的舞臺﹐煙霧繚繞的香

菸﹐滿桌滿地的啤酒空瓶﹐再加上穿著清涼新潮的紅男綠女﹐構成了這宛如美式

電影中常出現墮落天堂的景象。

  二姐跳的快樂又盡興﹐趁著音樂更換的空檔﹐二姐帶著滿臉的笑容﹐坐回到

我身邊﹐滿身大汗的抓起桌上的啤酒﹐仰著臉瓶口直接對著嘴就這樣咕嚕咕嚕的

灌了半瓶。

  隨著喉頭的吞嚥動作﹐二姐滿頭的香汗順著她曲線優美的頸子滑到她裸露的

胸口﹐然後再沿著她鼓起的乳上﹐匯流入她高聳的乳溝裡。我從來沒有見過二姐

這麼美艷性感的樣子﹐一時之間竟然看傻了眼。

  只見二姐一下把酒瓶放下﹐滿臉痛快的歡暢的笑說﹕「嘩﹗好久沒有跳的這

麼痛快了﹐好熱喔﹗阿俊﹗你怎麼不跳﹖」

  我有點慚愧的說﹕「我不會跳﹗」

  二姐驚訝的說﹕「你不會跳﹖那怎麼行﹗不會跳舞是交不到女朋友的喔﹗

來﹗二姐教你。」

  二姐不由分說的把我拉到舞池裡﹐然後教我隨著音樂擺動身體﹐二姐也跟著

我一起舞動著。

  剛開始我跳的還真是笨手笨腳的﹐但隨著二姐熟練的引導動作﹐我的動作也

開始有板有眼起來。二姐笑著跳著繞著我打轉﹐纖細的腰支柔若無骨的扭動著﹐

看起來竟是如此的妖媚。

  我迷惑的望著眼前這個渾身散發著驚人魅力的女子﹐她真的是我二姐嗎﹖那

個恰北北的男人婆﹖這時候的二姐真的讓我感到既熟悉又陌生。

  週遭的舞友們看我們跳的好看﹐竟然慢慢的讓出一塊地方讓我跟二姐solo﹐

二姐好像常遇到這種事似的﹐一點都不在乎的自跳自的。反而是我﹐一種當上明

星的快感﹐讓我越來越放肆﹐越來越狂野﹐心中的虛榮感讓我真的以為自己是超

級巨星了。

  在不知不覺中﹐音樂結束了﹐在眾人的鼓掌歡送之下﹐二姐跟我意猶未盡的

回座位﹐二姐笑著說﹕「阿俊﹐看不出來你對跳舞還滿有天份的嘛﹗」然後招呼

服務生說﹕「Boy﹐拿瓶啤酒和可樂來﹗」

  「兩瓶啤酒。」我跟服務生更正說。二姐感到有些意外﹐等服務生離開後才

跟我說﹕「阿俊﹐你怎麼能喝啤酒﹖你還未成年欸﹗」

  我若無其事的說﹕「在這種地方喝可樂不是更奇怪﹖別擔心﹐我又不是沒喝

過﹐不會有事的。」

  二姐聽到我這麼說﹐倒是沒有懷疑﹐因為我知道她自己在國中的時候就偷喝

過酒了﹐以己度人﹐她也就相信我曾經偷喝過啤酒了。

  其實我只是在吹牛而已﹐我哪有喝過什麼啤酒﹐只是我覺得不趁這個千載難

逢的好機會來試試看開開洋葷更待何時﹖

  服務生把酒送上來後﹐我迫不及待的喝一口試試﹐靠﹗真他媽的苦啊﹗我差

點沒有一口噴出來。

  二姐看著我的呆相﹐當然馬上就知道我說喝過啤酒只是在吹牛罷了﹐笑的是

花枝亂顫﹐取笑我說﹕「你不是喝過嗎﹖如何﹖不合你的味口嗎﹖」

  我尷尬的笑了笑﹐沒有應聲﹐只舉杯向二姐敬酒﹐望她口下留情。二姐倒也

不為己甚﹐笑著跟我互碰了酒杯﹐各自喝了一口。

  接連喝了幾口﹐這才發現啤酒在苦澀後所福縣的甘香清爽﹐不覺得一口接一

口起來。

  二姐皺起眉頭制止我說﹕「阿俊﹐你第一次喝酒﹐要節制一點﹐別喝的太

快﹐很容易醉的。」

  我剛想跟二姐說我沒事﹐但這時候從門外進來一對神情親密的男女卻讓我說

不出話來﹐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見的景象﹐我傻眼了。

  二姐看到我突然獃住﹐順著我驚訝的眼光向外看﹐「真的來了﹐這個可惡的

東西。」

  看起來二姐好像是怒氣大於驚訝﹐莫非二姐早就知道了。我吃驚的看著二

姐﹐二姐說﹕「沒錯﹐我是有聽到一點風聲﹐才會拜託我的同事幫我留意﹐只是

我也是現在才確定。」二姐光看我的眼睛就知道我想說什麼﹐真省事。

  「妳既然早就知道了﹐為什麼不告訴大姐﹖」連我自己都聽到了自己聲音中

的乾澀。

  二姐聽出了我話語中的不諒解﹐她無奈的說﹕「你認為我早說就有用嗎﹖如

果我在沒有一點證據的情況下跟大姐說『大姐﹗妳未來的老公是個花花公子﹐而

且他還跟妳的好朋友有曖昧的關係。』你認為大姐是會抱著我說感激我﹐還是會

甩我兩巴掌﹖」

  沒錯﹐剛從門口進來馬上就抱在一起跳三貼舞的俊男美女﹐男的是我未來的

姐夫王德偉﹐女的卻是我大姐最好的朋友﹐一起並稱蘭X雙美的林佳琬。

  林佳琬跟我大姐從小就認識了﹐兩人自國小到大學就是同校好友﹐常到我家

來玩﹐畢業後又先後考進蘭X公司﹐交情可說是非常深厚的﹐怎麼想都想不到她

居然會搶大姐的老公。

  看著他們這對【姦夫淫婦】那股親熱樣﹐我忍不住火氣上昇﹐當場就想上前

將他們海K一頓。

  我才剛動一下﹐二姐卻馬上抓住我的手說﹕「鎮定一點﹐別心急﹐會有機會

好好教訓他們的。目前最重要的﹐是抓到他們的痛腳。」

  我聽二姐說的有理﹐便暫時按下心中怒火﹐冷眼看著這對在舞池裡親密擁吻

的狗男女。

  二姐看著我﹐突然嘆口氣說﹕「阿俊﹐你真的很喜歡大姐啊•••」

  我正在氣頭上﹐沒聽清楚二姐在說什麼﹐就追問她說﹕「二姐﹐妳在說我什

麼﹖」

  二姐有點不高興的說﹕「我什麼都沒說。」

  二姐幹嘛突然生氣﹖我疑惑的看著二姐﹐二姐居然被我看的臉紅了起來﹐罵

我說﹕「你在看什麼﹖有什麼好看的﹖沒看過啊﹖」然後把眼前的啤酒給乾了。

  二姐罵的兇﹐臉卻變的更紅了﹐奇怪﹐二姐在想什麼﹖怎麼會露出這種女兒

態﹐呵呵呵﹐有意思﹐我已經好久沒看到二姐這種害羞的表情了。

  也許是被我看的不自在起來﹐二姐一口氣又叫了三杯啤酒﹐咕嚕咕嚕的喝個

不停。二姐是怎麼了﹖不太對勁啊﹗我不安起來﹐剛想制止她。

  幸好這時候場中的舞曲終了﹐王德偉摟著林佳琬離開舞池﹐往後臺方向去。

我連忙招呼二姐﹐跟了過去。

  穿過布廉﹐我們經過一條黑暗的長廊﹐二姐不知道是不是剛才喝多了﹐步伐

顯得有點蹣跚﹐沒有平常俐落。

  過了長廊﹐我們見到一道門﹐上面寫著更衣室﹐門裡面隱隱傳來男女親吻和

衣物摩擦的聲音﹐我跟二姐互望一眼﹐知道我們抓到大魚了。

  二姐拿出一部機器﹐機器上有一個小小的銀幕﹐前面連著一條電線﹐電線的

前端有一個圓圓的透明球狀體。

  二姐將電線自門縫底下穿入﹐打開電來來來源﹐然後機器上的小銀幕上﹐就出現了

更衣室裡面的畫面。我大感好奇﹐問二姐說﹕「那是什麼﹖」

  二姐邊調正鏡頭角度﹐一面說﹕「這可是高科技產品﹐叫針孔攝影機﹐我好

不容易才弄到手的。」

  我湊到二姐旁邊﹐看著銀幕裡的畫面﹐哇靠﹗老天啊﹗真是香豔刺激啊﹗只

見畫面裡﹐林佳琬坐在梳妝臺上雙腿張開60度﹐王德偉站在她的兩腿之間﹐邊

親吻著她的耳朵﹐左手伸進她的衣服裡﹐猛搓著林佳琬豐滿的乳房﹐右手伸入三

角褲內揉動著。

  我驚訝的說﹕「不會吧﹗他們居然就在更衣室裡搞起來了﹖這裡的老闆不會

罵人嗎﹖」

  二姐冷笑說﹕「他們才不怕呢﹗你知道這家舞廳的老闆是誰嗎﹖就是王德偉

的妹妹﹐王巧雲。」

  難怪這麼大膽﹐真厲害﹐有錢人就是有辦法。

  林佳琬呻吟著說﹕「嗯•••偉•••輕一點嘛﹗不要捏得那麼用力•••會••會痛啊•••」

  王德偉淫笑著說﹕「會痛﹖是會爽才對吧﹖看妳的騷穴都濕成這樣了。」王

德偉把右手的手指身出來﹐上面閃著亮晶晶的水光﹐然後一把將手指插入林佳琬

的嘴裡﹐說﹕「來﹗舔舔乾淨。」林佳琬就把他的手指當成棒棒糖來舔﹐那股淫

樣﹐跟平常親切端莊的模樣﹐簡直是判若兩人﹐真讓人受不了。

  王德偉也亢奮起來﹐飛快的把林佳琬的衣服都給脫了下來了﹐然後緊壓著

她﹐先用手指輕揉著林佳琬的乳頭﹐然後出其不意的把整個乳房握實﹐使勁的又

揉又搓的捏著。

  玩了一會﹐王德偉又把手慢慢往下移﹐摸到她那叢毛茸茸的陰毛﹐伸出手只

插入林佳琬的陰道內扣弄著。

  林佳琬受不了王德偉這樣的玩弄﹐忍不住的搖擺起來說﹕「不要••不要再

玩了••進來•••進來吧﹗」

  王德偉這才將自己的衣服脫光﹐露出他那••哈哈哈••三礡釘﹗真的是三

礡釘﹗天啊﹗哈哈哈哈∼∼∼ 

  王德偉把林佳琬的大腿拉開﹐扶起自己的三礡釘﹐順著淫水往那銷魂洞進

攻﹐可是不知道是姿勢不對﹐還是夥計太短﹐硬是插不進去。

  林佳琬這可急了﹐也不管自己是坐在梳妝臺上﹐將大腿張到極限﹐一伸手就

引著三礡釘滑入桃花洞裡﹐只聽到【撲滋】一聲﹐一根到底﹐全桿進洞。

 林佳琬好像很爽的叫著說﹕「啊•••好漲••又好舒服•••」靠﹗居然

被三礡釘插的哇哇叫﹐真沒用。

  王德偉一手玩弄著林佳琬的肥白大乳﹐下半身也死命的向上頂﹐看他那賣命

的樣子﹐恨不得能將那兩顆蛋蛋都擠進林佳琬的銷魂穴裡去。

  王德偉白白的屁股不停的前後挺動著﹐拼命的向小穴狂插。這麼淫糜荒蕩的

畫面﹐讓我這從未嚐過女人滋味的愣頭青感到無比的刺激。

  突然我感到有人在我耳邊吹風﹐回頭一看﹐哇﹗是二姐﹗只見二姐的臉呈現

一股病態的昏紅。

  我搖著肩膀說﹕「二姐﹐現在是什麼時候了﹐別鬧啦﹗等一下被他們發現就

不好了。」

  二姐笑嘻嘻的說﹕「怕什麼﹖他們現在正在爽﹐不會發現我們的。」

  我從二姐的口中聞到一股酒氣﹐糟糕﹐二姐不會是喝醉了吧﹖二姐的酒量這

麼差嗎﹖這時候在給我發酒瘋﹐我該怎麼辦﹖

  林佳琬這時已經轉身趴在梳妝臺上﹐王德偉從後面一邊玩著她那對肥大的雙

乳﹐又看著自己的三礡釘在她那兩片肥美的肉臀裡插著﹐雙重刺激讓他更加感到

興奮﹐瘋狂的抱著林佳琬猛抽狂送的﹐動作非常激烈。

  二姐突然趴在我背後﹐她豐滿高聳的乳房﹐緊壓在我背上揉動著﹐眼前的畫

面看的到吃不到﹐已經讓我很難受了﹐二姐又來這一手﹐不是想害死我嗎﹖我胯

下的大兄弟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把我的褲子撐起了大帳棚。

  我緊張的跟二姐說﹕「二姐﹐妳在幹什麼﹖別鬧啊﹗」

  二姐不但沒理我﹐還把手伸到我的兄弟那裡揉捏著﹐還驚訝的說﹕「天啊﹗

阿俊﹗真看不出來你已經長的那麼大了」

  這真是太爽•••喔﹗不是﹗是太過分了。我一把抓著二姐的魔手﹐帶著怒

氣說﹕「二姐﹗你在幹什麼﹖別太過分了。」

  也許是因為我話裡的嚴厲﹐二姐僵了一下﹐然後她迅速的離開我的背後﹐一

言不發的蹲坐在我身邊。

  二姐俏臉蒼白﹐眼睛裡含著淚水﹐卻緊咬著脣﹐不讓眼淚流下來。

  看著二姐﹐我都快要後悔死了。我知道我傷了二姐的心﹐我們姐弟兩從小玩

鬧到大﹐二姐從沒出現過這種這麼傷心的表情。我想說什麼話來向二姐道歉﹐卻

根本不知道從何說起。銀幕裡的性交畫面依然香豔﹐但我已無心去觀賞﹐也已經

無法再讓我興奮了。

  終於王德偉和林佳琬在一陣劇烈動作後﹐氣喘籲籲的抱在一起。二姐還是一

言不發的收好機器﹐轉身就走﹐我連忙跟著離開。

  走在馬路上﹐二姐頭也不回的走到停車的地方﹐眼看著二姐就要走過頭了﹐

我連忙叫二姐﹕「二姐•••••」

  二姐聽到我的叫聲﹐這才停下腳步﹐緩緩的轉過身來﹐一臉傷心的對我說﹕

「阿俊﹗你••只喜歡大姐﹗你永遠只會在意大姐的事﹐只會為了大姐的事情發

脾氣。那••我呢﹖我在你心裡的位置﹐排在哪個地方﹖」

  我一下子傻了﹖二姐在說什麼﹖她是什麼意思﹖

  在我混亂中﹐二姐轉身離開了﹐而我居然不知道該不該叫住她。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只知道我一到家﹐就趕著看看二姐回家了

沒有。只是找了半天﹐全家都看不到二姐的蹤影﹐二姐還沒有回到家。

  等了半天﹐二姐也還沒回來﹐害我擔心的要死﹐每次只要聽到有人按電鈴﹐

我就會心慌意亂的趕快跑出去看看是不是二姐回來了。

  大姐不知道二姐這幾天放假﹐以為二姐還在上班﹐倒也沒有在意。而且她自

己的事情也夠她煩的了﹐我也不敢再說什麼來她擔心。

  一直等到快兩點﹐才聽到開門聲﹐我就飛快的跑下樓﹐幸好真的是二姐。我

這才放下心來。我趕快去接二姐﹐天啊﹗一股酒臭味撲鼻而來﹐二姐跑去喝酒

了﹖還喝的酩酊大醉﹖

  二姐醉態可掬的笑著說﹕「哎呀﹗阿俊﹐你還沒有睡啊﹗」話還沒有說完﹐

二姐一個踉蹌﹐差點跌倒。

  我連忙趨前扶助二姐﹐埋怨她說﹕「二姐﹐你幹嘛喝成這樣啊﹗」

  二姐一把把我推開說﹕「要你管喔﹗我是你二姐﹐不是你妹妹﹐你憑什麼管

我﹖你只要顧好你大姐就好了。」

  我低聲下氣的說﹕「二姐﹐別這麼說嘛﹗我哪敢管妳﹐我是關心妳啊﹗我先

扶妳回房間好不好﹖」

  二姐瞪著我說﹕「不好﹗我現在要洗澡﹐你去幫我拿衣服﹐放熱水。」

  我連忙一臉卑微的應說﹕「喳﹗奴才馬上去辦。」

  我先將二姐安置在沙發上﹐然後先放熱水﹐再跑上樓去二姐房間拿衣服。拉

開二姐放內衣褲的抽屜﹐呵呵﹗二姐穿的內衣褲種類繁多﹐樣式新穎﹐唯一的共

通點就是輕薄短小。

  我手裡拿著不到一個手心大的紅色薄紗內褲﹐我讚嘆著女性內衣的偉大﹐就

這樣一點點布料﹐居然就能將二姐的大屁股••呃••我錯了﹐不是大屁股﹐是豐滿的

臀部包進去﹐真是了不起啊﹗

  幻想著二姐豐滿的臀部緊裹在這點小布料裡的樣子﹐又回想起二姐今天誘人

的舞姿﹐那豐腴的胴體﹐在圓領無袖T恤下的飽滿乳峰把胸口撐的高聳迷人﹐纖

細靈活的蛇腰﹐配合上圓鼓飽滿的豐臀﹐二姐真是個十足十的完美女人。

  我想的入迷﹐不知不覺中﹐胯下的大肉棒已經升起旗來了。基於內心原始的

呼喚﹐我小心翼翼的將小小的三角褲放在自己鼻端﹐一股動人幽香沖鼻而入﹐讓

我的肉棒更加挺硬﹐莫非這就是武俠小說裡常出現的【媚藥】﹖糟糕﹐我真的覺

得有點把持不住的感覺。

  想起下午時二姐再更衣室前的誘惑﹐我居然無動於衷(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但現在卻被這小小的內褲引的春情勃發﹐莫非••我是個戀物癖嗎﹖

  暫時放下心中的憂慮﹐我趕緊拿起二姐的換洗衣物下樓。回到客廳時﹐不出

所料的﹐二姐已經在沙發上睡著了。

  望著在沙發上熟睡的二姐﹐我不禁想起我的同學們對二姐的評價﹐二姐的確

有著讓人著迷的地方﹐因為她有著許多女人都及不上的天賦本錢。

  熟睡中的二姐﹐絲毫看不出來平時的潑辣樣﹐蘋果型的臉蛋﹐顯出一種清新

脫俗的氣質﹐月兒彎的眉毛勾畫出優美的弧度﹐櫻桃般紅豔小口﹐讓人看了真想

吃上一口。

  俏麗的短髮﹐襯托著賽雪般白﹐吹彈可破的肌膚﹐天啊﹗二姐真是個不折不

扣的美人啊。

  一時間的意亂情迷﹐讓我伸出顫抖的手﹐輕撫上二姐的臉頰﹐柔滑的肌膚讓

我的掌心起了一陣搔癢﹐我先輕輕的摩擦著二姐的臉頰﹐然後順優美曼妙的曲線

滑下去。

  當我撫過二姐的美頸﹐觸到她高聳的乳房時﹐二姐不自覺的顫抖了一下﹐乳

房漾起一陣波動﹐那波動經由我的手指傳進我的心頭﹐讓我不可自制的也是一陣

顫抖。

  這時候的我﹐正所謂憋精上腦。我的慾火已經高於一切了﹐我一把將二姐自

沙發上抱起來﹐喃喃自語的說﹕「二姐﹐是妳先做初一的﹐可別怪我跟著做十五

啊﹗」

  像做小偷似的﹐明知道家裡只剩下大姐一人而已﹐我還是下意識的東張西望

一下﹐才躡手躡腳的抱著二姐上樓﹐以前人說的偷香竊玉﹐大慨就像現在的我一

樣吧。

  考慮了一下﹐雖然我很想到二姐的房間裡去玩﹐但二姐的房間畢竟離大姐的

房間太近了﹐為了安全起見﹐我還是把二姐搬到我的房間裡。

  當我將二姐放在我自己房間的床上﹐自己已經喘的夠嗆﹐當然﹐心裡的緊張

也是讓我的手腳有點不順。畢竟我現在想幹的事﹐可是很離譜的﹐說不緊張那是

不可能的。

  我看見二姐的臉紅的像關公時﹐還以為二姐是因為喝醉酒的關係﹐但當我發

現二姐的胸口急促的起伏著﹐呼吸很快時﹐我疑惑的自言自語的說﹕「奇怪﹐難

道二姐在睡覺中也能知道我想對她不軌﹖」突然間﹐我明白了﹐二姐這傢夥根本

沒有在睡覺﹐她在裝睡。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f4ys.com